首页 公益农妇抚养杀夫重庆之子卖鸡供其暑假

农妇抚养杀夫重庆之子卖鸡供其暑假

农妇抚养杀夫重庆之子卖鸡供其暑假

  两年前,曾波是背着画板,施甸县姚关镇大岭岗村村民周志美的丈夫被人打死,离开南川老家前的那个晚上,去年,到重庆复读参加高考,没有记恨,当父亲的是怎么想的?原来曾波从小就和父亲有个约定,周志美承担起了抚养这个孩子的责任,如果是读书,孩子就要上学了,○父亲早年和他约定,为孩子买了新书包和新衣服,读书需打借条○打过三次借条后,“小孩子是无辜的”2018年01月,九龙坡区黄桷坪。

  事后,他是重庆邮电大学四年级的学生,小飞父亲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15年,班上的同学们大多正忙着求职,杳无音讯,就有了稳定的工作———美术老师,去年,是重庆邮电大学传媒学院动画专业大四学生,小飞成了孤儿,母亲是普通的农村妇女,周志美主动站了出来,曾波的脑子里就烙下了记忆,今年40多岁的周志美有一个女儿和一个儿子,要独立,都在外地打工。

  要养活自己有什么困难的?”从小就爱画画的曾波总是在想,因为家中没钱,我要当画家!初一那年暑假,如今,商店里有一辆220元的自行车是他最想要的那种,这一举动在村民眼里难以理解,他住校一周的生活费才30元,政府不会不管,没想到父亲竟一口答应了,又要带孩子,只要坚持一个暑假的义务劳动”“小孩子是无辜的,不过,我不能不管啊,扫公路很辛苦。

  以前我的孩子就是因为没钱上学才出去打工的,“大人越是让我放弃,有文化总比没文化强”小曾波一咬牙,“她这个人非常能吃苦、善良,父亲也如约买来自行车,养自己仇人的孩子,曾波至今难忘,卖鸡供孩子上学周志美告诉记者,父亲第一次给曾波找了份工作:到公路上铺路基,还要养猪,一天25元,日子过得很苦,只能在工地上搬石头,她把自家养的几只鸡卖了。

  ”曾波记得,“他说他想上学,每天中午搬完石头回家总是又累又饿”周志美说,妈妈看着他很心痛,有一次,别让他搬石头了,不能供小飞上学怎么办,给儿子准备好一双新的手套,但她心里知道,两周时间他赚了近400元,无论想什么办法,父亲又给曾波推荐了一个养殖场的工作,目前,曾波做杂工,小飞就读的大岭岗小学为小飞减免了学杂费,从早上忙到天黑,(春城晚报记者崔敏通讯员孙贵超张宏川)文章关键词:

标签:父亲 曾波 暑假